摘要:“《何去何从》辽宁十一家影像”是即将亮相于2017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一组群展作品。 策展人是辽宁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著名摄影家谢军。 参展者有董丹妮、王世宪、王刚、佟德军、李志新、王忠刚、谢军、纪元、关峰、张颖、栗粟等11位青年摄影家,其中有5位被评为2017年辽宁十佳青年摄影师——他们或可代表着辽宁摄影的未来与希望。 因本组群展作品欲出版一本中英文对照的图书,应策展人谢军之邀,我为此图集撰写了简要的观感。三言两语的评述,无法概括诸多图像的阐释维度,因此不可做解读导向,仅为抛砖引玉,以便打开各位看官对作品的再度创作空间。

何 去 何 从

康国生/文

基于生存和欲望,人类一直忙于对现实世界的改造和构建。今天的我们,已然陷入了相互倾轧的人文符号包围之中并使自身也成为某种工具符号。

康德说,人是目的,而非手段。而现实社会的文化语境,正如从本初的溪流上凿出的一条商业运河,其生态、价值取向的异位,难免造成人生目的与手段的倒置。于是人们在心理、生理、行为以及人与人、人与环境的矛盾冲突,也无不打上时代的烙印。

这组“辽宁十一家”群展影像《何去何从》,主题紧扣现实生活,以非具体指向的叙事形式,借助隐喻、象征等修辞手法,间或夸张与含蓄的审美趣味,观念性地表达了摄影家对人的内心、处境以及前途命运的担忧与关照,也是对人生意义,生活目的以及社会价值取向的深度追问。

现实语境下,人类一方面在构建新文明、追求新刺激中负重前行,一方面也身不由己地被社会文化构建和异化中;而另一方面,因本性的驱使,人们又渴望灵魂返乡,祈盼回归人和生活本身。不难看出,人性被置于传统与时尚的十字路口,在这样的历史悖论面前,不知何去何从,难免出现人格分裂特征。

群展作品定格的诸多节点,鲜明地展开了各种矛盾的生存场,邀看官一起体验与反思,并试图打探新的方向与出路。


00000

004副本

006副本

011副本

董丹妮的《圣灵漫溢》部分参展作品

1.董丹妮的《圣灵漫溢》不由地让我想到“我是谁?我来自哪儿,要去哪儿”的哲学话题。的确,云云众生都像是被“无中生有”地“抛”到世上的。这里没有主人,你我都是过客。手中虽有路条,行程却如迷宫一样。

仰望北斗,采菊东篱,我们静思与游走,为存在填充意义;穿越荆棘,搏击漩涡,我们身心疲惫,惆怅落寞;注目秋水长天,落霞孤鹜,我们叩问灵魂的归宿。我们一度激扬权力意志,试图主宰自己,成为主人,每当在百折千回中怅然若失,那颗浮萍似的心依旧难以求得安抚。

尽管这世界杂陈的色调是迷离和无常的,但它必定是有光可循的。如果把人生看做一次旅行,那也不妨拣一条斑驳的“林中路”,朝着海德格尔方向,诗意地前行。人生,正因为终极意义的悬置,灵魂才得以皈依各种美好的信仰。你看那“圣灵漫溢”,恰如七彩慈航,指引着精神的故乡。




010副本

004副本

011副本

王世宪的《失乐园部分参展作品

2. 王世宪的《失乐园》,以现实环境为素材背景,借助数码技术经前后期色调、光影要素的整合,完成了一组超现实性观念作品,表达了甜躁不安的人类活动对生存环境的破坏,以及对重返“伊甸园”的渴望。作品打破了环境题材以写实见长的套路,形式上无规矩也成方圆,观念之鲜明亦如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作品诗意的图景,让我记起“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消费主义时代,经济战争导致的人类精神离乱,大抵如此意境。



001副本

008副本

010

王刚的《救赎》部分参展作品

3.灰暗的色调,破败的背景,凝重的时空穿越,面罩下的人物身份、荒诞怪异的表情举止,所有这些元素符号看似超验的,本质上更似现实的。

远古的人类,赤身裸体地面对生活,面对他人和自身,“本我”与“自我”合二而一。而今纷繁的社会活动与价值取向,构建出复杂多变的人格特征,于是“本我”被藏匿起来,“自我”也被他者赋予了诸多附加成分。这些依赖他人判断的,“为他人作嫁衣裳”的精神羁绊,就是萨特所言的“地狱”般的枷锁吧。

早年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身份属性似乎还纯净,如今是怎么幻化成“张总李秘王快递员”的呢?这些驳杂的身份符号,不正是各种社会成员的面罩属性、工具特质么?在博客(或名片)上,常见主人身份列表有几十行的,行头比川剧的“变脸”还复杂,不知这种大神每天要去哪里上班?鲍德里亚说,在这个“拟像的世界”上——一切真实早已不复存在,表象取代了一切本质,就像我们看到的那些面罩。王刚的《救赎》,指涉维度是发散的,我这里仅做蜻蜓点水罢了。



0000

001

019

011

佟德军《我与非我的对话》部分参展作品

4.生物学家把人划为“灵长类”,显见是对异类的蔑视。道家的“天人合一”,佛教的“众生平等”,几千年的“老黄历”,竟然才被现代文化领悟——“人类属于地球,地球不只属于人类。”然而,景观社会的过度消费,“万众一心向钱看”的贪婪成性,使得人们依旧把地球置于“我”的对立面来作践。

佟德军《我与非我的对话》为反思材料,取证明确,符号隐喻深邃,把人与环境的危急状态,一下子剥去了虚华的伪装,批判力度可谓入木三分。标题看似喃喃自语,其实是艺术家的自省。作品表达了对未来的深切忧虑,对社会良知的痛彻呼唤,对法制监管的紧迫呐喊。作者关切的“非我”恰恰是“我”的一部分,强化了“我”与“非我”浑然一体的共生关系,如果任其对立,唯“我”独尊,那么“尊”起的难道不是一座墓碑么!丧钟,将会为谁而鸣呢?



005

004

003

李志新的《拯 救》部分参展作品

5.李志新的《拯 救》,采用了彩色和黑白混搭的形式,使得形式本身就成了作品的内容之一。

图中白灰黑的现实之窘,体现着“知性为自然立法”的法律漏洞与相应结局。残缺的模特衣架,想必身前是光鲜的,而今的身份一落千丈,可谓铅华殆尽,满目苍凉。林林总总的现实矛盾,印证着人们对“理性为自身立法”的漠视——没有自律,哪有自由。

暖调的宗教符号,代表着精神和理想。吊诡的是,左边有人高呼“上帝死了,什么都可以做了”,右边有人却在急切地抢修诺亚方舟。我们的灵魂能在耶稣或释迦的怀里得到拯救么?风面之下,天野苍茫,我们顾盼迟疑,谁能告诉我,何去何从?

卢梭与罗素都把“我”与自然的关系,当做一个统一的物自体,而非对象。

作品的写实画面中虽然也见一抹绿意,但这象征生机的宏大底色经得起微观的查验么?它的出场近乎滑稽与嘲弄。鱼贯攀附的人们,抓紧象征希冀的纤索登临绝顶,倒像一首悲壮的挽歌。难怪作者在前言里呼救:快“来拯救我吧!”



007

009

001

王忠刚的《摩西之路》部分参展作品

6.王忠刚的街拍,看点非常丰富。他善于把控人与人、人与环境生发故事的起爆点,使得画面既充满情趣,又耐人寻味。例如对背景墙掩映下的场所提炼,不但体现了时空对接处的文化、经济、身份和精神冲突,也体现了理想与现实的纠缠和落差。

现实与非现实的混沌不清,让人无所适从地迷失其中,于是极具诱导的广告阵,便成了一块块堂而皇之的“招魂牌”——只要你能大把地挣钱,其余的都由我们来办。事实上,广告只做惬意消费的蛊惑,以便激发人性中喜好攀比的虚荣心,却刻意屏蔽掉普通劳动者挣钱的艰辛。

单向度的社会文化和价值取向,浸染出单向度的人。如何解决其衍生品例如环境危害、贫富差距、精神异化、道德与信仰危机等等围困,是能否“走出埃及”的关键所在。或许,这也是王忠刚《摩西之路》企图探究的问题之一吧。



005

001

003

谢军的《来自碎片的闪光与气息》部分参展作品

7.谢军是一位具有三十多年创作经历的资深摄影家,他对百姓日常明察秋毫的洞见和画龙点睛的提炼能力,体现在每一次哪怕是不经意的聚焦与快门起合中。他的作品多属碎片化的散点狙击而获,这便克服了宏大叙事与英雄主义等简单二元对立的阐释缺陷。岁月更迭,经大浪淘洗,一部史诗级的视觉人文作品才积淀下来。

约翰·伯格认为,摄影是有立场的观看。问题的关键在于,在瞬息万变的生活场景中,怎样确保捕捉到的画面生动,兼而无痕地揉入“猎手”的观看维度和理念,做到“好看”与“耐看”的浑然一体才是王道。谢军的抓拍,无疑抵达了这种境界。这需要“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神思和爆发力。

譬如这组《来自碎片的闪光与气息》组照中,在两位荷枪实弹的“武警特战”密步前行的狭缝,那位对镜梳妆的女士能被定格,就可谓神来之笔。该片无论色彩搭配的明暗,人物着装的反衬,动静体态的相背,现场气氛的张弛,偶然与必然的荒诞,画里画外的紧凑与留白,处处充满张力,给人以如临其境的在场感和丰富的二度创作空间。其他图幅随处可见的灵动与符号隐喻,还是留给各位看官仔细体味吧。

阿勃丝说:照片是关于秘密的秘密,它揭示的越多,你知道的就越少。有人把这句话误解为摄影的“拒绝阐释”。其实,戴安强调的是事物的复杂性与观看事物维度的话题,意在规避单向度或简单二元论叙事遮蔽其他内涵。这是某些口号图解者需要注意的问题。



000

004

008

011

纪元的《北方以北》部分参展作品

8.路过纪元的“北方以北”,领受了严寒深处的严寒。

虽朔风模糊了视窗,却没霜死快门起跳的温度。这温存,不比天光强,却消融了一孔冰封,隆起了黑雪上满弓的辙。它消逝在迷雾中,活像一条可以抵达彼岸的路。

农夫在梦中抢收芦苇,飘摇的芦花相拥同路人。活着的剪影,烈焰腾腾在胸,点燃艺术的崇高。

遇见羔羊迷途,僵死的风与车以及风车,还有背影背负的行囊,在大雪纷飞的夕烟里,有熹微的晨光透过树林,沉寂得像火。

镜中之我,用镰刀和蛙跃雕刻意志权力,以北方以北的白,在灰黑的泥土中写意体温的黄,发见那方海一样蔚蓝的天——你这白雪覆盖的黑土啊!(注释:因纪元的参展自述是一首诗歌,所以本人的点评也力图贴近其风格。)



00000

001

003

016

关 峰的《蓦然遭遇》部分参展作品

9. 生活是色彩纷呈的也是荒诞不经的,时而飞沙走石,时而春风化雨。它没有编剧和彩排,却在不地断续写和播映。世事的无常,提示我们对天地和他人保持敬畏,而人性中的贪婪,总是勾引我们就范。圈子里有旁观者,生活中却没有局外人,何去何从,尽在如来的掌控之中。回眸关 峰的《蓦然遭遇》,那些图景何曾不是你我的境遇呢?

神之所以爱人也捉弄人,我疑心是人类敬神心态功利化的果报。凿崖劈壁,建高堂深殿供养神的金身,并以高香、金币贿赂神明,须知神可没那么贪腐。以神的心智爱人,戒除贪欲,便是立地成佛。神是理性自身,它不在“我”的对面,上帝就是我自己。人生的意义,或许就是以人性的光辉,照亮自身灰暗之处的过程。



003

002

004

张颖的《拾城 • 识沈阳》部分参展作品

10.沈阳,作为共和国的长子而辉煌过一个时代,成为百万产业大军一度的骄傲。如今的新征途,它已然化作了一轮打着补丁的备胎,被悬空在飞驰的底盘上。

不难理解,沈阳是彷徨的,心境是五味杂陈的。《拾城 • 识沈阳》 作品,其实就是个沈阳的“表情包”,被漫画在那些旅途中迷茫的眼神里。大街当央的露天“环卫工休息之家”可不是谁的行为艺术作品,它的真实存在,代表了一些年轻人对沈阳以及老工人的爱戴,那是一个真诚的“注目礼”!

张颖以这几幅作品来表现今日的沈阳,难免略显局促。但仅这幅《我爱我家》就已经让我这位沈阳的下岗职工眼窝湿热起来。艺术的精髓,不一定全靠篇幅来赘述吧。



006副本

014

001

栗粟的《国泰民安》部分参展作品

11. 早年,人们对穿着的态度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并且以蓝黑灰的压倒性色调和传统款式拒绝所有的“奇装异服”。而今,在发达地区,服饰的时尚周期仅仅个把月。

社会对服装的价值判断大逆转,背后的根源非常值得研究,因为穿着打扮,代表着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状态,也代表着不同阶层的身份、地位、精神追求与审美趣味。

栗粟的《国泰民安》组照,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不同场景下各种身份者的表情特征和服装特点。这些符号,从不同侧面揭示着有闲者的消费娱乐、劳动者的负重奔忙、迷茫者的顾盼迟疑等公众状态,展现了同一片天空下,不同的境遇与理想梯度。

你看那些服饰所在的场所,背景上没有“阶级斗争”、大字报、土锅炼钢铁等符号,只有冰清玉洁的虚拟宫殿、悦目的雕塑、企盼升级的低矮民房和远处的高楼,那些等待变现的农产品前顾客冷清。大红牌匾的背负者步履维艰,水晶宫殿的外围,两位执勤正阔步搭建栅栏。所有这些,都是值得玩味的看点。




———@@@@@@@@@@@———


《何去何从》辽宁十一家影像展//策展人|谢军//参展摄影师|董丹妮、王世宪、王刚、佟德军、李志新、王忠刚、谢军、纪元、关峰、张颖、栗粟。//开幕时间|2017.09.19 ---09.25/展览地点|山西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棉织厂 A厅展区。

1662374342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