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组照中的一铺铺土炕,看上去虽显笨拙俗气,但那散发着泥土气息和本性原味的人文符号,何曾不似镌刻在一片片竹简上的浮雕呢。这些简牍,看似碎片化地陈列,本质上却由源远流长的黄河文化一脉贯穿,成为注释黄河文明的可视文本,这是纪实摄影的弥足珍贵之处。

土炕上的民谣

文/康国生

北方农户的土炕,是土的。它没有都市里那些气床、水床、弹簧床或智能床的松软、飘柔与私密,但恰似这土的廉价与坚实、火的狂野与奔放,才把几千年的田垅风俗和纯朴乡情,余温绵长地凝聚至今。

在高楼深宅,即便是宴请挚友,想来主人也不会这般放肆:快来,上床吧。

可是在乡下,特别是隆冬时节,哪怕是街坊随便串个门儿,主人也会不假思索地招呼:来,快来,上炕坐,这里暖和。词汇从“上炕”的纯朴演化为“上床”的尴尬,似乎代表了一副怅然若失的眼神,目送着土炕文化的背影渐行渐远。


刘立昌是一位从土炕上走出来的资深摄影师,三十多年的拍摄实践,他始终把目光聚焦在生产和生活的变革之中,从华北油田会战到近些年的《母亲的土炕》风情,影像表达风格一如其朴素的品行,既直接客观、舒展生动,又毫不花哨、卖弄风骚。白描手笔展示的乡音与乡情,成为变革时期的途中人,回眸故土的情感皈依和历史见证,可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摄影范例。

组照中的一铺铺土炕,看上去虽显笨拙俗气,但那散发着泥土气息和本性原味的人文符号,何曾不似镌刻在一片片竹简上的浮雕呢。这些简牍,看似碎片化地陈列,本质上却由源远流长的黄河文化一脉贯穿,成为注释黄河文明的可视文本,这是纪实摄影的弥足珍贵之处。


你看那临行密密缝的慈母手中线,情感刻画得何其细腻;还有那搓苞米的慢生活、捏饺子的大团圆、盘腿大坐的老牌友……所有的细节,拆开来说,无不是活色生香的人生故事。

抢眼的,应属那些围在笔记本电脑前的孩子,他们定是不耐烦了外婆的外婆传下来的那些谜语和鬼故事,五光十色的新童话早把他们牵向了光怪陆离的VR 天地。再瞧土炕前曾经的丑小鸭,已然婚纱婆娑,白天鹅展翅,猛然发现,蜕变,并非只是土炕上的梦幻。

是的,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在历史的大潮中,没有旁观者。

事实上,这组“土炕上的民谣”,咏叹的何止是民俗、乡愁小调,她是全球化与黄河文明在交汇中激起的漩涡与浪花,是交响的乐章。其中的每个小节,绝不缺乏希冀的美好、别离的酸楚、打拼的苦衷、坚守的孤寂、融入的艰难、异化的惆怅、成长的喜悦,以及团聚的幸福等等旋律与音色。


《母亲的土炕》看上去似乎土气,嚼起来却劲道有味。她不如某些当代影像那样洋气时髦,也难比一罐《艺术家的屎》那样高深莫测、价格金贵。她不是皇帝的新装,却如华北平原上那些老品种的麦子,清风过处,麦浪飘香。


说明:本文和刘立昌的部分图片,刊发于2017.12.18.的《人民摄影》报和2017.12.20.的《人民摄影》微信公众号上。见链接和附图:

《母亲的土炕》|那魂牵梦绕的故乡 

1676040776

5


8


1


6


3


2


7


9


4


10


11


18


12


17


16


15


13


19


20


14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