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摄影的科学性体现在对客观世界的求真中,属于对象化的理性推断,并非是借助框定的外观特征做想象力的材料,进而抵达对超越性存在的领会。纪实摄影也好,艺术类照片也罢,其本质上是否具有艺术性,并不取决于谁的规定,而要看作品本身是否彰显了一个超越性的澄明世界。

QQ浏览器截屏未命名

工业摄影系列  贝歇夫妇


摄影的科学性与艺术性

文/康国生      图/网络


科学与艺术是人类认识和领悟世界的两种方式。

一般地说,摄影是对现实的观看,包括机械记录或对超越性存在的呈现,这就使得摄影作品具有了科学性和艺术性的双重特点。

 

其“科学性”主要体现在对拍摄“对象”的如实描述上,典型的例子如身份证肖像照,病理诊查的X光片,为了精确制导而拍摄的目标图像,以及贝歇尔夫妇的那些近乎平行光投影的“无表情”工业装置,其他文献照片或仅仅针对事件本身的报道摄影等。


一些类似几何模型功用的照片,在认识世界上,其实是以理性和逻辑对“存在者”在做“数的规定”。例如在身份识别中,对五官(或指纹)的数字化鉴别,X光片中,对病理模型性状和尺寸的评估,制导图像中对要害目标的确定等。贝歇尔夫妇的工业装置组照,也印证了那个时代的工业技术类型化的结构设置、大体一致的生产力水平。


QQ浏览器截屏未命名2

身份证肖像照


QQ浏览器截屏未命名3

病理诊查的X光片


因此,摄影的科学性体现在对客观世界的求真中,属于对象化的理性推断,并非是借助框定的外观特征做想象力的材料,进而抵达对超越性存在的领会。

 

摄影的“艺术性”这一特质是比较复杂的,尽管艺术拒绝被定义,但作为艺术品展现的并不仅仅是由对象性内容所构成的现实世界,而是人所归属于其中的生存世界。康德和海德格尔也都认为,艺术作品建立的世界,始终是非对象的东西,人始终归属于它。因为人是自然界的组成部分,并非二元对立的关系。


所以,艺术不是做科学报告,并非以理性去探究“对象”。它带着情感叙事,也是保存情感的唯一方式;它开启真理,是对超越性存在的感悟和领会,以帮助我们洞察人生的本质真相和意义。


 QQ浏览器截屏未命名4

马致远《天净沙》

 

王德峰在《艺术哲学》里以马致远的《天净沙》为例,对于艺术本质的阐述非常明确,免于抽象阐述,我这里也例举此诗来说明: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诗中前面罗列的诸多景物,咋看好像是对象性的描述,但因末了一句的点睛之笔,进而展开了一个生存世界,使得那些生物和景物在作品中就不再是“物理”意义上的认知对象了,它们都进入了天涯游子在其命运中所归属的那个世界,是对人生超越性存在的显象。


这样的艺术作品,与说明文具有本质区别。它自身的敞开,以感性形象,共鸣了人类审美经验,是“对真理的观看”,所以说“艺术是真理的原始发生”,并不依附于其他学科的结论,艺术据此而参与着人类生活。其中的审美经验指的是,“艺术家受制于民族的历史命运之展开以及对历史命运的民族体验”。


114054304

李晓斌《上访者》


回到摄影,我们来看看李晓斌的《上访者》:

首先,这是一幅街头快拍纪实作品,具有文献价值。肖像人的服饰特征、三枚大像章、眼神等表情以及红墙等背景,都是对老汉经济状况、政治立场、精神状态以及城乡差异等的真实写照。它不是一幅“凭空”创作的肖像绘画,以罗兰·巴特的观点,此人此事“存在过”,借助物理性的身份识别,具备现实中的“真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能否认摄影对事物的“科学性”认知。


但是,拘泥于对作品中“存在者”的对象化认识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不是一张旅游纪念照。

照片拍摄于十年动乱后,拨乱反正初的1977年,由于作品中的符号代表了典型的历史和精神特征,所以敞开的是作者依据审美经验建立起的一个被关照的“生存世界”。片中老汉经济上的窘境、两眼发光的神情,信仰的执着,在朦胧的背景元素衬托下,澄明地展现着一种执拗得令人心酸的命运归属。它并非一幅指向个体且无表情的照片,而是对一个时代的阶级斗争历史、经济策略、信仰冲突以及民族命运做以深刻反思的真理性彰显,是表现与认识的统一,体现了对超越性存在的领会。所以说,它的艺术性在于其自身向更深广之处的敞开,而不是像对身份证肖像的指认那样,确认对象是谁。

 

海德格尔说得非常清楚:“真正来说,艺术为历史建基;艺术乃是根本性意义上的历史”。因此,《上访者》不仅是一张文献照片,更是一幅艺术作品。

纪实摄影也好,艺术类照片也罢,其本质上是否具有艺术性,并不取决于谁的规定,而要看作品本身是否彰显了一个超越性的澄明世界。

 

艺术是离不开审美的,但拘泥于形式与光影的照片不一定具有艺术性。装饰性“艺术”、工艺品或宣传画,其功用指向别处,例如某些愉悦视觉的电脑桌面,漂亮的花瓶(功用是插花)等;而艺术作品的自律性决定它只显现“自身”,当真理自行置入作品,美也便自然地呈现出来,换句话说,美乃是作为无蔽的真理的一种现身方式,这是值得摄影人执着的方向。需要注意的是,我这里谈的并非形式结构之美。


在摄影圈,比较普遍的问题是需要走出审美的误区,它牵涉到作品的审美意象话题,这里就不展开了。

由于摄影的多样与复杂性,我们有必要针对拍摄门类与目的,搞清相应类别影像符号的构成性质和逻辑,以便提高创作效率和品味。否则,不分体裁与主题,眉毛胡子一把抓地连拍,注定是事倍功半的。厘清一些概念和原理,对于作品的欣赏也是大有裨益的。


本文章发表于2018年4月25日《人民摄影》第17期。微信链接:摄影的科学性与艺术性

1679897165 (2)


· END ·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