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老猫要是不多说话,陌生人很可能以为他的肚皮是诗书撑起来的……老婆挑选了最昂贵的骨灰盒和墓地安葬了老猫。
                                         
                                         城府“老猫”

                        文/康国生
 
 
    “哈哈……,忙呢,挺好呗,哈~”这是“老猫”与熟人碰面时的标志性口头禅。
    “老猫”这个外号不知早先就与肥胖的波斯猫有因由还是晚近才发福成那样的。他不足一米七的个头,除了眯成线形的小眼睛,别的部位大体上都是茧蛹的几何旋律,至于能否一眼让清贫的中老年寡妇动情,暂无确切依据。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装”,还真是这样:针脚细密的白衬衫扎进铁丝丹尼皮带里已经是干练的感觉了;丝滑的裤料、老人头牌皮鞋另加焗得锃亮的发型,让人一下子就能打上“成功人士”的高分数。老猫要是不多说话,陌生人很可能以为他的肚皮是诗书撑起来的。
 
    那天午后,我坐在沙发上正与老猫闲聊,两个南方“和尚”不期而至。
    和尚一进店门,就直瞅着老板台后面的老猫惊叹:“福相,绝对地福相!财运大,越来越旺!但是,恕我直言,您得佩戴一枚观音菩萨护身符才好。”
    “哦,谢谢。不用,去到别处看看吧。”面对和尚的闯入和神话般的“启示录”,老猫平静地应和着。和尚没有转身,端详了一会接着说:“从面相上来看,这个店要是由您太太来开,效益会更好。她的财运可比您大多了!”
    老猫感觉自己的底牌被看穿了似的,脸上泛出一抹城府男人不易显露的羞红,手伸进西装里怀,摸出二十元钱,不无感激地递给了“和尚”。

    “太少了,我们修庙,请您再积点功德吧,一定会有福报的!况且,这护身符是经过五台山方丈开过光的,特别灵验。”和尚接过钱,但没有送上金光闪闪的护身符。
    此时,我以眼神示意老猫:捐二十元不少了,别再添了,免得上当。老猫诡异地冲我一笑,略显紧张地从另侧口袋里拽出一张带响儿的票子,推到老板台前沿儿。“和尚”双手奉上符像,抓起票子拱手祝福,转身离去。

    头一次看到老猫这般慷慨,我投过疑惑的眼神:“到底是真和尚假和尚啊?”
    “他们出来一趟不容易,说得也挺靠谱。花几个钱,就算做点善事吧,哈哈。”老猫一边点上烟,一边若有所思地“哈哈”着。
 
    与老猫聊天,他往往对你的家长里短、经营状况感兴趣;而当你顺势回问时,总是得到云山雾罩的回应。能修成这种神叨叨的深奥感,对于黑土地上普通工人出身的他来说,确实是一种不浅的功夫。

    老猫曾经就业于一家小型国企,八十年代末期,因为企业面临倒闭,便与退休的父亲、下岗的弟弟、妹妹开了个五金店铺。因生意并不红火,老猫就独自接管了。
    后来(90年代),老猫的店铺开始处理库存,粉刷墙壁、整饬几案,换上了房产中介的牌匾。人们疑惑:做那种买空卖空的生意,能赚钱吗?何况老猫又不是内行。

    附近的环卫女工曾经是老猫的邻居:“老猫把他家租用的门市房票买下来了,并且做了‘房改’,拿到了产权证。”
   “他熟悉二手房的中介、交易套路吗?一个整天鼓捣铁的人,哪来那么多房产信息呀?”
   “你还不知到吧?他老婆是区里房产局的,人家一边上班,一边整房产中介,正八景有两下子呢。”
   “是么!能在市中心地段买大房子,‘马不吃夜草不肥’的老话一点没错。”
   “这年头,谁有好买卖四处张扬啊?听说倒腾二手房赚头大去了。遇上急于出手的便宜货,就用现金扣下再转手;买主一时给不够口的,就留在手上临时出租吃保值——这些年,房子不断涨价,有钱押房子上就能轻轻松松发大财;客户随时的交易,只挣手续费,每成交一套都有几千元的进项。这是神仙做的生意,只要自己不说,亲属都看不见摸不着。听说老猫家有好几套房呢!”

   “怪不得整天神叨叨的。真是‘人比人得死’。就说你们扫街的临时工吧,起早贪黑、顶风冒雨地在外面晃荡,一个月才几百元钱的工资,培养孩子都是问题,改善住房何谈容易。”
   “可不咋地,‘干活的不挣钱,挣钱的不用干活。’你看那些挖沟的‘苦大力’、三轮工,能跟人家坐轿子的比呀。啥时候都是“黑爪子挣钱,白爪子花。”
   “是啊,大街上的日子,平常得像南流北淌的河,可谁家每天、每年有多少进项、支出,恐怕连银行里的电脑也难以统计。日进斗金,也并非神话。”
 
    一天早晨,我在存支票,这时右边储蓄柜台传来对话声:
   “明天早上,给我准备四十二万现金!”
   “好的。”
    我扭头一看,那背着名贵挎包、衣着入时的女人,不正是老猫的老婆吗。我赶紧回过头,用支票夹遮住右脸。暗想,定然又是谈妥了某处房源,准备“现金扣房”了。

    老猫的日子蒸蒸日上着:买新房不久,老婆又开上了奥迪A6;儿子当兵转业,也被安排到了电业部门,开上了家里的第二台大排量私家车。

    老猫的麻将牌与酒瘾越发扬名了。即使不知底细的人,也可从那迈方步的态势,茧蛹体型向白胖花生仁过度的趋向上看出所具备的“悠闲赋”资格——日子那么顺畅省心,不吃不喝不玩儿做什么呢?
 
    又个早上,附近的店铺陆续开板儿了,老猫的中介公司却铁门紧闭。
    有人瞪大眼珠子咬着耳朵:“老猫死了!”
   “什么?!昨天还嘻嘻哈哈体面着的,今天咋就……他才不到五十吧!”
   “昨天,他父亲过生日。晚宴气氛正浓,老猫说头晕,后来就昏迷不醒了。医院说是急性脑出血。”
   “是吗!”
    人,咋这么不禁享福呢?1960年的饥荒都熬过来了,好日子才开头咋就挺不住了呢?莫非那观音菩萨的护身符被老猫弄丢了?
    老婆挑选了最昂贵的骨灰盒和墓地安葬了老猫。
 
    如今,房产市场不比当年,但手上有钱好改舵。她开起了一家旅馆,生意也是红火……但是,这还与老猫有什么关系呢?(原文写于2009.9.15,今略有修改。)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