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每逢圣诞节,据说圣诞老人都是乘着雪橇挨家挨户从烟囱里赠送礼品的。可是,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长年居住于户外B面的某个角落,根本没有自己的壁炉和烟囱。 当圣诞雪橇从他们的头顶或身旁呼啸而过,不知他们是怎样一种心情?平安夜里,当商业街上挤挤挨挨的红男绿女们,在圣诞树前挂上许愿标签的时候,是否能想起“底层以下”这个群体,同时捎带为他们也许下一个美好的愿望? 图片前面的标号,代表组别。此影集共10组照片,其中第一组拍摄于圣诞节期间,其它的算作相关题材的组合。不管这样的片子是否耐看,但它们都来自于现实,来自于邂逅和拍摄者无法不按快门地走开。2010年5月之前的照片,由卡片机拍摄。
1/241-01. 拍摄于2011.12.22。万柳桥下。
2/241-02. 拍摄于2011.12.24
3/241-03. 拍摄于2011.12.24. 平安夜,这里的气氛冷冰冰。
4/241-04. 拍摄于2011.12.24.沈阳万柳塘公园南侧,万柳桥。
5/241-05. 拍摄于2011.12.24.蓝色遮挡板豁口处桥下,就是就是前面那三位居民的住所。
6/242-01. 2011.10.12拍摄于沈阳青年大街文化往路立交桥下。孤寡老汉68岁,露宿街头已经十多两年了。他的“卧室”在桥墩的对面,需要从右下角处下去,绕过桥墩再上来。这是引桥的最后一个桥墩,斜坡下,卧室很隐蔽。老汉不准我拍摄他的卧室。
7/242-02. 起初,老汉对拍摄非常反感,经过交流才接受了我的对焦。我说马上要进入冬季了,户外太冷了,您这么大年纪得想想办法过冬啊!他说,准备出家到寺院去,人家要照片。我连忙拍摄几幅,到附近的冲洗部打印,送给老人。附近有不少好心人时常送给老汉衣物食品。
8/242-03. 我们的交流是从学佛开始的,如果不是看在佛的面上,老汉根本不准拍摄。照片中的贴图,是从其“卧室”内为我取出的两本书佛经。
9/242-04. 在“餐厅”用过下午餐,老汉从看官后背处的桥墩走上街面。
10/242-05. 2011.12.18,沈阳地区已经进入隆冬时节。午后,当我路过此地,看到老汉依旧留守在此地。看来出家修佛的愿望暂时还没着落。
11/243-01. 2009年深秋,沈阳南运河带状公园的一处凉亭里来了一位老人。好多天以来,老人一直住在这里。看样子他想在此安家了。
12/243-02. 当时与老人聊天,才知道:他祖籍山东省,今年63岁,一直鳏居,已经来沈30多年了。起初他一直在沈阳郊区(李相)给一个大户扛活(种地),几年前患了脑血栓。那户人家也是打算为他养老送终的,但是他不肯,还是选择了离开。山东老家还有什么亲属健在已经不得而知,虽然求人写了信,但是没有回音。 这几天,沈阳的气温有所回升,他说自己的处境还是不错的,听说那边有两位同学已经分别冻死了。
13/243-03. 那年沈阳的冬天创纪录地冷,夜里最低气温大都在零下20多度,有好几天超过零下33度。棚子是附近的居民帮助搭建的。柱子上贴着的也是好心人写的捐款捐物的倡议信。 我曾经劝他到救济站,并且几次打了电话给110,不知为啥,他还是处境依旧。
14/243-04. 后来听说,派出所以及救助站也来过几次,企图把老人接走,但是老人不去。本地电视台也两次报道了他的处境。
15/243-05.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了,最艰难的时段就要过去了。附近有一老头天天为他送热水,还有很多人给他送吃的。老人有喝酒的习惯,也经常去附近的饭馆滋补一下。值得庆幸的是老人没有发生冻伤。但是还有比老人更困难的吧,前不久,他的暖瓶、铝锅等“大件生活用品”丢失了不少。 2010年春节过后,老汉的“花园别墅”被拆除了,据附近居民讲,是民政部门把他借走了。
16/244. 大图下边左侧是狗窝,几条狗都是主人收养的“生癞的流浪皮狗”。右侧是主人的“房间。
17/245. 拍摄于2009.11.1.老汉也住在公园的亭子里。
18/246-01. 2011.5.29.这是沈阳本地的一位52岁的无家可归者,他已经在外露宿10多年了。离婚,身体健康,朴实,有一女儿。曾经开3车、做过小生意。父母好像依旧健在。
19/246-02. 与上图为同一人。
20/247. 拍摄于我家附近,南运河带状公园。 住在这里的是一位不到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每都天出去,大概是拾荒的。身体倍儿棒、脾气不好,根本没法交流。
21/248-01 拍摄于2011.10.18.头几天路过此地,看到此人依旧住在这里。
22/248-02 左上角贴图是“公园”的B面。
23/249. 拍摄于小南天主教堂西侧200米处。轮椅旁的小伙子来自吉林省农村,在沈阳治病,临时居住于户外。右上角窝棚里定居着一位来自黑龙江省的拾荒老汉。
24/2410.
评论区
最新评论